新文学网 > 女生小说 > 超级保安在都市 > 第2779章不撞南墙不回头

超级保安在都市 第2779章不撞南墙不回头(1/2)

  罗军吸收着乌力扬的狂猛力量,他感觉体内已经快要接受不了,几乎就要爆炸开来一般。狂沙文学网 kuangsha这个时候,罗军必须将能量释放出去!

  但此时那乌力扬的胃部之中,能量依然汹涌绝伦!

  更在这时,那胃部之中,乌力扬突然幻化出了一尊元神。那元神化作一道剑光瞬间穿梭进了青铜仙(殿diàn)里面,朝罗军眉心雷霆斩杀而来。罗军立刻运转一剑东来的力量斩了过去,但他也只运用了一半的能量。眼下若是将力量全部动用,则无法再继续吸收对方的能量。

  因为吸收乌力扬的能量时,也需要罗军本(身shēn)有强大的基础能量的。

  四两拨千斤,不是说你只有四两力气可以拨动千斤。而是你拥有超越千斤的力量,但你只运用了四两。

  青铜仙(殿diàn)四周已经全是红彤彤的,软绵绵的,几乎就要倒塌了。

  罗军等人如在岩浆中心,那元神之剑斩入进来,轻而易举,就像是快刀斩豆腐一般。

  轰隆!

  罗军的一剑东来剑光和那元神之剑轰杀在了一起,余波震((荡dàng)dàng),瞬间就将整个青铜仙(殿diàn)解体。那一瞬间,四面八方的火焰再无保留,全力朝罗军,罗通道长以及傅青竹绞杀过来。傅青竹狂喷一口鲜血,青铜仙(殿diàn)乃是他的心血,如今被毁,他也跟着受伤。

  罗军还未反应过来,那乌力扬再次凝聚虚空元神,又形成了元神之剑杀了过来。罗军还来不及吸收更多的能量,此刻无奈,便也只能再次凝聚残余的力量发出一剑东来。

  再次,轰杀!

  剑光凶悍,余波轰隆天地之间。

  罗军也几近力竭了。

  随后,无穷火焰力量朝三人绞杀,斩杀。

  罗军倒还能在火焰之中存在,可傅青竹和罗通道长却是叫苦连连。

  尤其是傅青竹,他还受了重伤,此刻更加不能承受。

  罗军不由大急,拼命以黑洞晶石来护住傅青竹和罗通道长。可他自己的力量都已经枯竭,此刻如何还能够保护朋友呢?

  烈焰燃烧,如火焰神刀狂攻猛杀!

  罗军万万没想到,他们这一行人付出了这么多,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阴y)死了玉公子。又斩杀了连云和连壁,最后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他们四人只需要合力战胜乌力扬一人就可以了。

  却万万想不到,此刻居然被乌力扬((逼bi)bi)到了这般绝境!

  罗军答应过黑衣素贞,不再轻易施展大宿命术。

  但眼下,他已经没有办法了。

  如果只是他自己,那倒也罢了。可他怎能让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和朋友去死呢?

  林峰和兰庭玉的(情qg)况也并不好。

  他们分别被乌力扬抓到了手中,巨大的力量和奥义碾压过来。兰庭玉化(身shēn)为九炎神火,他本就已经受伤,此刻更是难熬。这时候,洛雪拼命的输送能源给兰庭玉,兰庭玉却让这些能源来护住洛雪。至于他本(身shēn)则化作九炎神火,那神火虽然越来越弱,但即便是乌力扬想要在短时间里杀死兰庭玉也是不可能的。

  林峰再次施展出了大宿命术!

  他的宿命之力护住了他的(身shēn)体,并且试图破解对方的巨大无穷之力量。

  他的寿命不断的,疯狂的燃烧。

  灰蒙蒙的宿命渐渐的破开出一条口子,下一秒,林峰爆吼一声,居然挣开了乌力扬的束缚。

  他(身shēn)形一转,便站在了乌力扬的面前。

  这时候,林峰又损耗了五千年的寿命。他的双眼血红,虽然他生(性xg)冷酷,可他也是重(情qg)重义的。

  如果此刻朋友们都要死在这里,他不会独活。

  甚至,他觉得,这样也好。死了,就一切都一了百了了。这活着的每一天,又有那一天不是在承受着煎熬呢?

  他若不是还存着最后的希望,早就想死了。

  罗倾心感受到了林峰的求死之心,不由骇然。他立刻说道“现在你立刻运转宿命之力,我们要逃出去是很容易的。他们已经是救不活了,我们要留得青山在。你已经得了镇魂果,就不要再白白牺牲了。想想你的妻子和女儿!”

  林峰冷冷说道“要走,你走!”

  随后,他突然祭出了一口剑!

  宿命之力形成的剑!

  “伟大的宿命,我以寿命,气运,因果,残躯,生命,以我一切请你助我斩杀眼前此贼!宿命的力量,灭天的剑!”

  那灰蒙蒙的宿命瞬间强盛起来,并且疯狂吸收着林峰的寿命。

  那灰蒙蒙的雾气形成了一口神剑!

  之后,这口神剑闪电杀出,朝着那乌力扬的眉心斩杀而来。

  乌力扬的内心一直都在暴怒之中,先是怒玉公子的死。然后又怒连云和连壁的死……

  到了此时此刻,他最怒的是,这帮子((贱jiàn)jiàn)民居然((逼bi)bi)得他动用了神兽之(身shēn)。

  从此以后,再无修为突破之(日ri)。

  从此再无这张底牌!

  他内心里的狂暴,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了。

  这种狂暴让他的力量恐怖到了极点。

  如果不是碍于(身shēn)份,他想用最恶毒肮脏的语言来怒骂眼前这帮((贱jiàn)jiàn)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