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七零异能小娇妻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我想不到别人

七零异能小娇妻 第五百二十五章 我想不到别人(1/2)

    回家的路上,徐英红一言不发,眼睛里写满了浓浓的担心。不仅担心宋一然会输,更担心她会被曾家的人为难。眼看着没多久就开学了,耽误学业可怎么好!?

    “老雷,那曾部长是干啥的,我看老宅的人对他怕的不行。”

    雷军轻轻的说出一个职位,吓得除英红直抽冷气,“那,那然然……”

    雷军摆了摆手,示意不用那么紧张。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曾家势力再大,也不能一手遮天。

    雷军倒是觉得宋一然这一手玩的漂亮,小姑娘年纪是真不大,比自己儿子小五岁呢!但是见过大世面,可以说临危不惧,干得漂亮。

    看到老宅那些人鼻青脸肿,气得直哆嗦的样子,雷军不知道多解气。

    雷莹莹的心,到现在还悬着呢!她嫂子可真行啊!跟这些人周旋起来,一点都不落下风,还把他们气得鼻青脸肿的,真的是很厉害。

    这一路上,几乎没有人说话,等回到家里,才想起来让人通知雷百业,老宅那边不用去了。

    雷百业在电话那头一脸懵B状,他一直在实验室做实验,忘了时间,根本都记不起去老宅吃饭这回事了!

    万幸是不用去了。

    雷莹莹被打发回屋了,剩下的四个人坐下来准备聊一聊。

    宋一然在老宅的前后变化,雷军和雷千钧这爷俩都瞧得清清楚楚。只有徐英红,她和老宅的大多数人一样,都没发现什么端倪。

    “然然,你先说说曾家的事!”雷千钧道:“我知道你不是莽撞的人,既然敢打这个赌,肯定是有把握的。”

    徐英红连忙道:“然然,你快说说,你是不是能治曾碧玉的病?你要是真的能治,那这事儿还有希望,就怕曾家的人一根筋,不相信你能治曾碧玉的病。”这种不能生孩子的病,对于一个待嫁女青年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打击。

    “阿姨,您别急,听我慢慢说。”宋一然先提了一个问题,“你还记得我之前拿回来的那盆三角梅吗?”

    三角梅?

    徐英红点了点头,“记得啊,那花是胡同里一位老大娘送你的,你不是说你陪她唠了半天嘛!”这跟曾家的事儿有什么关系啊?

    “对!巧的是,那老太太就是曾部长的大姐。”

    “啊?”

    “什么?”

    三人脸上都露出几分难以置信的表情,这是真的吗?

    “我跟那老太太聊天的时候,她跟我讲了许多她年轻时候的事。说她父母早亡,她一个人把弟弟带大的,还供着弟弟上学。他们姐弟俩相依为命,后来呢,弟弟出人头地,娶妻生子了,她这才结婚,也生养了几个儿女。这个老太太就姓曾,还给她还给我看了他们家的照片。”宋一然轻笑一声,“说来也是巧,偏偏就有一张照片,是曾碧玉跟她的合照,老太太还说那是她的侄女。在老宅的时候,我瞧着曾碧玉有点面善,刚打照面的时候,没想起来她是谁。到后来曾碧玉说曾家不会放我的时候,我这才想起来,早上刚看过她的照片。”

    这也太巧了吧!

    “然然,你能确定那老太太是曾部长的姐姐?”

    “差不多吧!世上长得相像的人有很多,长得像,又姓曾的,估计不太多。”宋一然道:“我明天再去拜访一下那老太太。”

    到手的田黄章子,就要飞了!

    “好好好,要是老太太真的是曾碧玉的姑姑,那这件事儿就好说了。”

    宋一然突然正襟危坐起来,脸上表情也严肃认真了许多。

    雷军心想,来了。

    “叔叔,我想问一下,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有没有去过西南大山?”

    雷军身躯一震,当下道:“老爷子去过,那时候西南大山的老林子中藏着不少凶徒,带着百十来号人,一山一寨,各自为王。老爷子带人过去平定,在西南大山里待了三年。”

    宋一然点了点头,“这就对了!我想知道那位沈文君女士老家是哪儿的?”

    雷军想了一下,“好像是滇省那边的,具体的,不太清楚。”

    “她的亲戚你们见过吗?这么多年,她可曾跟老家那边的人有什么来往吗?”

    雷军想了一会儿,眉头紧皱,“没听说过她跟老家的人有什么联系。你也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关系,平时相处就很尴尬,她的事儿一般不会让我知道,而我也不想知道她的事儿。但是印象中,我好像没有见过她老家来人,只是我还小的时候,听说她时常写信回去,还会给老家的人寄钱,再有,就不知道了。”

    “她是苦出身,还是家里有人当干部?”

    “你看她的年纪就知道,那年代,谁不是苦出身?她也是赶上好时候了,早早的加入了队伍。”

    宋一然若有所思。

    “然然,有什么不对吗?”

    宋一然低叹一声,“也许,咱们都误会老爷子了,他或许也是身不由己!”

    雷军眼中寒光大盛,“怎么回事?”

    “老爷子中了蛊,受人控制,身不由己啊。”

    雷军的脑袋嗡的一声,“蛊?”那是苗疆的东西啊!

    啊!怪不得然然问西南的事儿,难道说,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就中了蛊?

    “叔叔,你仔细回忆一下,看看老爷子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性情大变的?”

    雷军挥了挥手,这些事情一直都清清楚楚的印在他的脑子里,他根本不用想。

    “沈兰君刚嫁过来的那几年,家里还是风平浪静的,后妈虽然不能跟亲妈比,但是她从来没有打过我,也没有在吃的,穿的上苛待过我。老爷子那时候整天不在家,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一碗水端得还是很平的,没至少我觉得那时候的他还算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性情大变,好像就是我和雷厉到了队伍上以后的事。”

    雷千钧道:“然然,你在怀疑什么?”

    宋一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