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我的狂暴血脉吞噬属性 > 五十一、掌法逞威!重创对手!(求推荐)

我的狂暴血脉吞噬属性 五十一、掌法逞威!重创对手!(求推荐)(1/2)

只是云翼的防御在凌风狂暴的掌力面前,如同一张透明薄膜,顷刻间炸成粉碎,急如狂流的火焰掌力,重重的砸在云翼的身上。

  就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过去,这位天狼城的天骄,化作一个火人,翻滚着摔了出去,又重重的落在地上,方圆数丈以内的地面,也撑不住这般撞击,倏忽之间四分五裂不说,而且像是被烈火焚烧了一遍,满目焦黑,一片狼藉。

  而躺在其中的云翼已然是出气多于进气,当场重创。

  他没有被凌风一击抹杀。

  只是因为他武道二重境界的修为支撑而已。

  当然这种状态下的云翼,若是得不到及时的救治,过不了小半刻,可能就真的死了。

  以黑袍壮汉为首的众多风雪楼的铜皮杀手,全都呆住了,紧跟着声声暴虐的呼啸从他们的喉咙里面爆发:“怎么可能!”

  “云少堂堂铜皮境界的高手,居然连凌风的一招都扛不住!”

  “这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怪胎啊!”

  却也在这个时候,凌风余势不减,狂猛霸道的武道血脉之力,焚烧到了极致,先前化作火焰掌力的气息,腾空蜕变,再度变成腾空振翅而起的火云雀。火云雀又径直回流到了凌风的肉身之上!

  轰轰轰!

  一重重筋骨膨胀的声音炸开。

  本就气息非凡的凌风,气势更见凶猛,浑身上下,烈火焚烧,纯粹的肉身力量,就这样以不可阻挡的趋势,狠狠的砸在,哪怕少了云翼,依旧存在的碾压之力上面。

  黑袍壮汉眼珠陡然瞪大,怒吼道:“别大意!”这位众人之首的存在,及时反应过来,潜藏身体里面的武道血脉之力,毫不怜惜的倾泻出来,就像加固碾压的威势,不给凌风趁着他们心神动摇的时刻,崩灭他们何伟之力的机会。

  可是太迟了!

  整个现场及时反应的仅有他一人而已。

  其他人还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之中。

  就见凌风一如击溃云翼一样,轻轻松松的轰碎他们十多位二重武者的碾压威势,整个人更是好像卷着无量风浪,一飞冲天,直接就到了众人当中实力最强的黑袍壮汉的面前。

  此时此刻,不仅仅是其他黑袍武者被合围崩灭,演化出来的反噬之力,冲的心神动荡,行动更加迟缓。就算是众人头领的黑袍壮汉,也是如此。不过这家伙终究不是等闲二重武者,反应还是相当迅速的,强压气血翻涌,演化出来的种种烦闷憋屈的感觉,纵声狂吼:“小畜生,你真以为老子是泥捏的吗?”

  “给我去死!”

  黑袍壮汉单手朝着虚空一抓。

  一把黑沉沉,气息深沉,拥有玄器品质的战刀,已然被黑袍壮汉拽了出来。

  刀锋甫一呈现,就有火烧渣滓般的黑色刀光,呼啸着朝着凌风斩去!

  骤然间燃烧出来的威能,几乎走到武道二重境界的圆满极致,相当凶悍。莫说是觉醒武者,就算是修为境界和黑袍壮汉相当的存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碰到这般冲击,不死也得重伤。

  黑袍壮汉瞪着眼珠子,就等着凌风自投罗网,然后被他斩杀。

  谁曾想就在他满怀暴虐杀机的关键时刻,凌风看似冲得很快,完全刹不住的身躯,突然横空转移,差之毫厘的从这般刀光之下,错身躲开了。

  一时间!

  黑袍壮汉靠着压制伤势,强行施展出来的抵达自身巅峰一击的攻击,就这样落空了。

  又听砰砰砰的声音延绵而起,却是黑袍壮汉走空的刀光,在这般糟乱的地上,切开了一条长达两丈的裂痕。

  黑袍壮汉心似烈火焚烧,当场就爆了:“混账!”紧跟着被他强行压下去的气血,趁势逆流而起,游荡全身。哪怕此人修为众人之最,却也是扛不住的身形震动,一口口暗红的鲜血,恍若喷泉般的喷出来。

  下一刻!

  黑袍壮汉的气息,也下降了一格。

  不过这样的伤势,对于他这样的存在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调整呼吸,转瞬间便会恢复。

  只是凌风不给他机会,鬼魅般的身形,一如之前面对云翼一样,直接杀到了他的跟前,凌空一掌暴击,燃烧起来的掌法气势,以排山倒海般的声势,生生打断了黑袍壮汉调整气息的节奏。

  黑袍壮汉气的鼻子都快歪了,偏偏无可奈何,只能被迫的跟着凌风的节奏走,电光火石间,刀锋倒转,一圈圈肆意燃烧的刀光,铸成一面比云翼强横不知道多少倍的防御。

  紧跟着。

  凌风暴击的掌法气势,重重的砸在黑袍壮汉的刀光防御上。

  一声凶猛若擂鼓般的响声,顺势而起,一条条细密的裂纹,瞬间布满黑袍壮汉的防御。反观凌风的掌法气势,却是威能耗尽,当场溃散。目睹这些的黑袍壮汉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压抑的心,因此而缓解,厉声道:“你真以为老子是云翼那样的废物吗?跟我走——混账!”

  只是前面半句话来不及说完,这家伙好像见鬼一样的嘶叫起来,却见凌风没有半点迟滞,第二道威能不见的掌法气势,横扫出来不说,更是直接落在黑袍壮汉布满裂纹的防御之上。

  这一次。

  黑袍壮汉的防御直接崩溃!

  更是纷纷扬扬的火焰掌力,直接落在他的身上!

  就见这位修为精湛,武道二重境界之中的好手,闷哼一声,整个人已然被凌风一掌击飞,摔落数丈之外。这一次,这个人眼里的傲慢,一扫而空,换之而来除了忌惮,就是见到凌风还是朝着他冲过来,做足了要干掉他趋势的恐惧。

  就是恐惧!

  全胜之时,他当然不怵凌风。

  可是现在因为粗心大意,轻视对手,以至于伤势加重,实力再跌的状态,再来面对裹挟滔天之势的凌风,纯粹就是以卵击石,自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