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神话之妖族天庭 > 第五十一章:惊变

神话之妖族天庭 第五十一章:惊变(1/2)

  神火燃命术燃起的神火在牛莽的身上点燃之后,就没有熄灭,一直持续在燃烧着牛莽的寿元,这神火,不只是在维持牛莽身上那强大的力量,更能瞬间修复牛莽身上的创伤,十分霸道,代价也很高昂。

  牛莽能感受到,刚才手臂上的伤势被修复的瞬间,他的寿命至少被燃烧了十年之多!

  “吼!”天空中,幽鷐愤怒的吼叫着,大量的鲜血呈块状从它的腹部掉落,如同巨石般砸落在地面上,而后它身上猛然亮起一股暗红色的光芒,将腹部的伤口笼罩,下一刻,那狰狞的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不,不能称之为恢复,应该用再生来形容更加合适。

  “超速再生吗?”感受着身体中不断流逝的寿命,牛莽抬头看向幽鷐,在心中暗暗道:“这样下去,我这点寿命恐怕马上就会用完,看来要速战速决了!”

  “混蛋,这一次,一定灭了你!”幽鷐似乎被牛莽彻底激怒,腹下的伤势回复之后,再次口吐人言,然后张开了血盆之口,喉咙深处厚重的气息翻滚着,强大的力量甚至荡漾出一圈圈能量的波纹它的口中冒出!

  “嗷!”能量的积蓄足足持续了三个呼吸,随着幽鷐的大嘴猛然张开,一道壮丽的黑色光柱喷薄而出,从远处朝着牛莽所在的方向极速的冲撞而来!!

  “隆隆隆隆隆~~~~~~~~~~~~”

  狂暴的光柱带着能量吐息,一扫而过,而牛莽好像是失去了闪避的能力,瞬间,他的身影就被那可怕的光柱给吞没,然后随着那瑰丽的吐息冲飞到了更远的地方!

  “轰隆隆!”巨大的力量推着牛莽的身体冲向远处,最后撞击在这空间尽头的障壁之上,强大的力量直接将牛莽身后崩碎,空间都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凹口,然后被随即而来的吐息吹散在空中。

  “呼!呼!”幽鷐大口喘息了一阵,然后看着那逐渐恢复的空间障壁,咬牙说道:“哼,可恶的人族,我就不信,这样你还能活下来!”

  在幽鷐看来,牛莽就算在神奇,正面承受了这样的攻击,也不可能再活下来。

  “是吗?因为突然暴涨的力量,让我暂时忘记了战场战斗的本意,接下来,我不会在因为力量而迷失心智了。”

  “五凶战法——混元一击!”

  “嘭!”幽鷐顺着声音回过头的时候,正好看见牛莽手中的混铁棍携带着五凶怒吼,对着他轰了过来。

  “嘭!”猝不及防之下,幽鷐被牛莽一棍结结实实的轰在了脑袋上,庞大的身躯顿时被打飞了出去。

  “混蛋、该死!”幽鷐摇头晃脑的爬了起来,然后摇晃了身体,死死的盯着牛莽,冷声道:“你到底是谁!”

  “臣服我,你自然知道我是谁!”牛莽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你找死!”神兽的脾气都不好,性格更是无比高傲,听到牛莽的话,幽鷐怒吼一声,它这次是真的愤怒了!

  牛莽看着幽鷐,周身的血色火焰燃烧的更加旺盛,让他周身的气息又变的更加强盛了一些,冷声开口,道:“下一击,解决你!”

  “吼!”幽鷐怒吼一声,背上的双翼一扇,带起一阵狂风,对着牛莽直冲而来。

  牛莽见此,也是提起手中的混铁棍,磅礴的力量从身体中呼啸而出,棍身扬起,对准直冲而来的幽鷐,蓄势待发!

  阿弥陀佛!!

  突然,就在牛莽与幽鷐即将碰撞的时候,一声嘹亮佛号突然响起,差u念头了层层空间,传到牛莽和幽鷐的耳中,让双方同时停住了攻势。

  “怎么会,这是独~立的空间,这佛音是从那里传来的?”牛莽听到佛音,立刻在心中对混沌钟问道。

  “外面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将近十名炼虚合道境的修士碰撞,刚才你听到的佛音,是佛门那几个炼虚合道境的大佛开启了一座阵法,引动了一尊仙佛法相降临,将其他几名炼虚合道境的修士镇压了下来,现在那几个炼虚合道境的修士正在苦苦抵抗!”混沌钟回答道。

  “怎么会!”牛莽闻言,大惊失色,这才多长时间,外界就发生了这等巨变,佛门已经露出了獠牙,那么做为诱饵的酆都印应该也会出现,而他心中的猜测是否正确,也将马上得到印证。

  想到这里,牛莽马上说道:“外面发生惊变,已经没时间拖下去了,你现出本体,镇压幽鷐!”

  “好!”混沌钟应声,而后一股金光猛然从牛莽的身体中爆发而出,在他头顶凝聚成一座古老的玄黄色巨钟。

  铛!

  混沌钟响,一股浩瀚而厚重的气势立刻从古老的玄黄巨钟之上喷薄而出,狠狠的压向幽鷐所在的位置。

  轰!

  厚重的气势仿佛一座万丈巨峰压在幽鷐的身上,直接将幽鷐那庞大的身体从半空中镇压下来,狠狠的压在地面!

  “不可能!”在这股厚重气势的压迫下,幽鷐已经没办法保持神兽之身,庞大的身体收缩,变成了圆测的样子,然后艰难的抬头,看着牛莽头顶的玄黄色巨钟,不敢置信道:“这是……混沌钟!”

  “没错,混沌钟响,天庭再现!!”牛莽看着以‘五体投地’的姿势趴在地上的幽鷐,沉声说道:“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臣服,或者死!”

  “不可能的,你只是一个人族,怎么可能得到混沌钟的认可,更不可能得到妖族天庭的认可,这是假的,这一定是假的!”幽鷐一边怒吼,一边剧烈挣扎起来。

  “嘭!”牛莽一脚踩在幽鷐的背上,再次开口,冷声说道:“我最后再说一次,臣服,或者死!”

  “你做梦,我就算死,也让不会想一个人族臣服的!”幽鷐抬头,看向牛莽,一脸狰狞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