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学网 > 女生小说 > 甜妻在上:顾少宠婚进行时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事情暴露

甜妻在上:顾少宠婚进行时 第一百九十七章 事情暴露(1/2)

    一句相认的话如鲠在喉,上不去下不来难受极了。

    “不这样说难道要我赞美你吗?赞美你尊老爱幼,经常来医院给我盖毯子?”

    白母的疾言厉色让莫雨儿有些失落,她垂着眸,并不打算再争辩下去。

    “对不起,我先走了。”莫雨儿微微躬身,转身落跑。

    看不惯的白心悦发现一旁的热水壶,不悦促使她伸手拿起热水壶朝莫雨儿砸去。

    砰地一声响,紧接着是水壶摔碎的声音。

    毫无防备的莫雨儿被砸中了腰,疼得她跌坐在地上起不来。

    白母跟白心悦都因此得意大笑起来,整个空荡荡的楼道回响着她们的声音。

    莫雨儿忍着腰疼缓缓站起身,准备将脱手在地的包捡起来。

    就在这时,白母先一步将莫雨儿的包抢到手,刁难般将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倒了出来,包也随手扔到其他地方去。

    然而,当莫雨儿看到那张检测的化验单静静躺在地上时,心随之剧烈跳动起来。

    她不顾腰疼,快速将地上的化验单捡起来。

    白心悦见她如此紧张,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于是使眼色让白母抢过来。

    白母意会着点头,趁莫雨儿毫无防备,将那张化验单抢到手。

    “让我来看看,是怎样的破东西让你这么宝贝。”化验单转到白心悦手中时,她得意地将其打开。

    莫雨儿上前要抢,白母拦在她面前伸手一推,直接将莫雨儿推倒在地。

    然而就在白心悦看到那张化验单时,整个人惊住了。

    这竟然是一张dna检测单,上面写着莫雨儿跟自己母亲的名字,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时化验结果竟然是有亲子关系。

    怎么会这样。

    在白心悦愣神之际,白母发现她不对劲,立马抢过单子浏览了一遍,看完后,同样不敢置信的僵在了原地。

    莫雨儿咬着牙起身,趁两人不备把东西夺了回来。

    “有时候,好奇心会害死一个人。”她冷冷的说着,迅速捡起东西逃离了现场。

    白母回过神,正要把莫雨儿叫住的时候,白心悦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妈,我想睡觉了。”

    看上去镇定的白心悦,此刻全身都发着抖。

    白母一直将目光看向莫雨儿离去的地方,心像是随着她一起走了。

    白心悦再次大声喊道:“妈,我想回去了!”

    白母回神,扶着白心悦回了病房。

    那晚,两人丝毫没有提起这件事情。

    第二天一早,当白父来医院的时候,白母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他。

    “这怎么可能?你是不是看错了?”白父并没有很惊讶,倒是冷静地质疑起这件事情的真假。

    白母焦虑,忧愁道:“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但可以确定的是,上面写着我跟莫雨儿的名字,而且dna比对的结果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心悦知道这件事情吗?”

    站在门口的两人因为这个问题不约而同往病房望

    去,当年领养白心悦的时候他们只凭着一个小小的物件便认定她是白家的孩子,根本没带着孩子去医院鉴定亲子关系。

    想到这里,白父想起了那日医生说起白心悦的血型是b型,他之所以一开始说白心悦血型是a型,是因为白心悦告诉他们,她是a型。

    “这件事情确实值得怀疑,不过在查明之前,我们谁都不要在心悦面前提起。”白父沉稳地安排着,他并不打算把白心悦血型的事情告诉白母,以免不必要的事情发生。

    然而两人的对话白心悦听得清清楚楚,知道白父要离开的时候,她立刻哀嚎了起来。

    门外的两老一听,慌慌张张的回到房,心疼的关怀着。

    “哪里都不舒服,哪里都好难受。”白心悦以全身疼为理由,博取白父白母的关心。

    后续,白父叫来医生,检查后确认没有大问题。

    然而白心悦依旧哀嚎着说全身都不舒服,并且装作十分依赖父母的样子说:“你们不要离开我,你们这个时候离开我,我肯定会难受死的。”

    说着紧紧拽着两老的手不放开。

    她主要的目的,是要白父白母寸步不离的围在她身边,这样,他们就不会有时间去找莫雨儿,也不会有心思去查这件事情。

    白父白母看在她受伤恢复期,任何事情只能顺从着她。

    “爸妈,上次莫雨儿的事情,你们怎么看啊。”

    白家两老不提,白心悦主动提了出来,现在她至少要了解父母是怎样看待这件事情的。

    白父白母很诧异,相互对望一秒后,白父主动宽慰,“心悦,你放心,无论莫雨儿那件事情是真是假,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女儿。”

    原以为这个答案能够抚慰白心悦不安的心,可惜,这并不是她想要的。

    正在吃饭的她瞬间拉下脸,把筷子砸在桌上,薄怒道:“爸妈,你们是在怀疑我的身份吗?”

    要不然为什么他们会说出“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女儿”这种话,很明显,他们动摇了。

    白父白母被她突如其来的质问问住了,顿了许久都没有个准确的答案。

    气氛逐渐凝固,白母主动站出来缓解,“心悦啊,你怎么能这么想爸妈呢,你的身份我们从没有怀疑过,刚刚你爸只是想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是白家女儿的事情永远都不会改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