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我的极品女老师) > 第七千二百五十二章 被公孙蓝兰玩死!

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我的极品女老师) 第七千二百五十二章 被公孙蓝兰玩死!

    云青松有些不以为意,因为对于这些东西云青松是了解的,在云青松看来这些传闻有些过了。

    说什么公孙家完全靠公孙蓝兰一个人,难道没有公孙蓝兰公孙家就不是一个底蕴很厚的大家族了?

    “兄弟,我觉得你想得实在是太多了。”云青松再次开口道。“这个女人甚至都觉得韩子石都有能力操刀这样的一个大项目,她真能够有着那样高瞻远瞩的眼光吗?我看不见得,搞不好这个女人完全是吹出来的,所以你完全不需要担心。”

    “如果这是公孙蓝兰那个女人的计谋呢?”此时电话那头的男人再次缓缓开口道。“如果公孙蓝兰这样做是故意的呢?这个女人行事千万不要用常规思维去思考,要不然我们可能会被她坑得很惨。”

    “这……”

    此时的云青松不由得停顿了一下,随后便是紧紧的皱着眉头。

    过了好一会儿,云青松这才缓缓开口道“应该不至于吧?公孙蓝兰再厉害,她也不过只是一个人而已,公孙蓝兰又不是神仙,她难道还能够提前知道我现在的想法?对于公孙蓝兰这种体量的人物,我在她眼里不过只是一只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小人物而已,公孙蓝兰总不能还把心思算计到我这个小人物身上吧?”

    “往往一些我们觉得不可能出现问题的地方它就偏偏会出问题。”电话那头的男人显然是非常谨慎的,而且云青松也非常了解男人的这一点,云青松很清楚谨慎的确是他的一大特点。“公孙蓝兰这个女人很可怕,我担心我这边进行得顺利的时候,这个女人突然杀出来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所以我才会让你去接近这个女人,就算接近不了,能够弄清楚如今公孙家会拥有着什么样的动向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个女人的危害我之前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我还以为你能够将我所说的话放在心上,没想到你完全没有将公孙蓝兰给放在眼里。青松,你可能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因为我根本就没有骗你,公孙蓝兰那个女人远比我描述的要恐怖得多。”

    云青松此时也不由得再次沉默,云青松知道电话那头的男人绝对不会拿这种事情来跟自己开玩笑甚至于吓唬自己,而且云青松也听得出来他现在无比的认真。

    难道这个女人真有那么恐怖?

    其实云青松以前就想过要去了解一番像是公孙蓝兰这样的存在,只是可惜的是以前的云青松所站立的高度不够,他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到像是公孙蓝兰这种地位的存在。

    而且云青松越是听别人说起公孙蓝兰以前的事迹云青松就越是觉得虚假,后面云青松甚至直接觉得这是对公孙蓝兰的吹捧,这当不得真。

    现在电话那头的男人如此提醒自己,而且听语气根本就不像是在开玩笑,难道他说的都是真的?还是说他经历过这个女人的恐怖?

    “算了,如果你还是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心态,这件事情我可能不会让你去做了。我可不想你被公孙蓝兰这个女人给玩儿死,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我根本不会提醒这么多。”电话那头的男人继续说道。

    “这……好吧,我以后会注意。”电话对面的那个家伙都将话说到这种地步了,看来他的确是很担心自己如今的心态,这让云青松也不得不将这些东西提在心头上。

    “我要的可不仅仅只是你这句话。”男人继续开口道。“如果到时候公孙蓝兰真将注意力放在了你的身上而你却毫无察觉的话,那样的结果我还真接受不了。你要是在这件事情上面出了什么问题,我该怎么向咱爷爷交代?”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云青松赶紧回答道,此时的云青松也彻底明白过来这件事情的重要程度。“既然如此的话,那我明天就让人盯着这个韩子石,虽然我觉得这个家伙平时的确并没有出格的表现,以韩子石这个家伙的智商,他也基本上不会存在能够将我戏耍于股掌之间的可能性,不过我还是会按照你所说的去做,当然,大概率是你想得太多了。”

    “希望如此吧。”电话那头的男人继续开口道,不过说出来的话倒还是忧心忡忡。

    云青松也没有过多的去询问什么,而是继续冲着手机开口道“我可能在京城待不了多久就要离开了,在此之前应该没有我什么事情了吧?”

    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如果可以的话,你帮我接近一下张成那个家伙吧。”

    “接近张成?”

    此时的云青松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反应过来之后的云青松不由得苦笑,随后便无奈的开口道“兄弟,你干嘛让我去做这种事情?那个家伙可不是好惹的存在,尤其是今天晚上听到你跟刘家大少述说了那么多,我更不觉得这个家伙是易与之辈。而且从今天我跟他接触的表现来看,这个家伙很硬,他似乎根本就不惧怕任何东西,要是他一个看我不顺眼,这个家伙会不会直接出手干我?还真别说,虽然我跟这个张成不是很熟悉,但是我觉得这种事情他可能干得出来。”

    “正是因为如此,这样的你接近张成也不会被这个家伙怀疑什么。”男人缓缓开口道。“张成没有必要去怀疑一个跟自己发生过冲突的人吧?今天发生了这种事情,也完全可以解释成你被张成的表现所折服,所以张成也没有什么好怀疑的地方。”

    “这样做……是不是太没底线了?”云青松有些郁闷的开口道。

    “虽然的确是没有什么底线,不过能够看住这个家伙,他现在可是我的心腹大患,至于对付张成这种事情,你让刘大少一个人去做就行了。”男人如此回答道。

    “好吧,我明天去试试,正好二叔也有着这样的想法。”云青松耸了耸肩无奈道。“对了,有时间回家一趟,爷爷上次跟我说他想见你很久了。”

    “我会的。”电话那头的男人如此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