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我英]艾维斯 > 12.胜己

[我英]艾维斯 12.胜己(1/2)

  艾维斯醒来的时候大脑是一片混沌的状态,大概是空白一片的,什么都没有的。

  大概这样呆愣愣的看了天花板大概10分钟后,他才逐渐恢复了清醒的意识。

  墙壁上的时钟显示的是凌晨5点。不太懂为什么身体那么的累会莫名的清醒,但是此时他也合不上眼睛。

  呼噜~

  肚子饿了。艾维斯才想起来,昨天中午过后,他就没有吃饭了,手术的状态消耗还是很多的,他又因为太累了失去了饥饿的感觉,回来就直接洗洗睡了。所以身体放松之后,袭来的剧烈饥饿的感觉居然硬生生将他弄醒了。

  呼噜~又一声,艾维斯困倦的摸出手机,想看看有没有外卖之类的东西。

  一天没有看手机了,一打开就看到一堆未回复消息,不过他没有心情去看那些消息。打开外卖软件就搜索起来。

  没有!

  "大早上的你在吵什么吵。"动静太大把爆豪也给吵醒了。他揉着酸痛的的肩膀坐了起来,就看到裸着上半身的艾维斯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咔酱,我饿了"他有些委屈巴巴的开口,伴随着他说话他的肚子也给力的又呼噜一声。

  同时因为昨晚没吃饭的爆豪胜己也饿了。他皱皱眉"别这么恶心的叫我"日常怼了艾维斯之后,有点精神的站起身来。"厨房有菜吗"

  "不知道,大概有吧,我记得有配一些基础的食材"艾维斯想了想说。

  爆豪胜己打了个喷嚏。随手拿起艾维斯做晚上蹭掉下来的睡袍裹在身上,起身就往厨房走去。

  艾维斯还有点混沌的大脑在又过了十几分钟后终于清醒过来,他捂着一直在抗议的肚子走进浴室洗漱后来到厨房。

  6:30 am,艾维斯公寓记得五个人通通清醒了,五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吃爆豪胜己做的早餐。

  "没想到爆豪你还会做早餐呢,真的是太厉害了"切岛倒是很直接的夸赞自己的小伙伴。

  "闭嘴,快点吃"

  早餐是十分简单的烤土司配西式滑蛋还有培根片的搭配,饮料就是艾维斯平时喝的营养冲剂了,营养剂是草莓味的。喝进口时爆豪胜己还重重的嗤了一声表达他对艾维斯口味的嫌弃。

  艾维斯一边吃着土司一边回复这着同事下属朋友各种消息。

  毁灭之手:艾维斯,你有没有空呢,今天樱花祭的活动开始了哦

  毁灭之手:链接

  艾维斯才想起来樱花祭的活动应该是昨天晚上12点开始的,不过他暂时没时间玩游戏,所以就只能回复死柄木弔

  神圣牧师:最近没有空呢,学校被敌人袭击了,有伤员需要照顾。

  毁灭之手:袭击,艾维斯你是在雄英当教师吗,我看到雄英被袭击的新闻了,话说你是在骗我吗,你不是无个性吗。怎么能在雄英任教

  神圣牧师:……

  神圣牧师:我只是教急救的老师,所以有没有个性影响不大吧?

  毁灭之手:我还以为在雄英任教必须是英雄呢,艾维斯你是英雄吗?后勤英雄

  神圣牧师:不是,我对英雄没什么兴趣,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医生加上科研人员而已啦。

  毁灭之手:哦

  然后那边就没有回复了,艾维斯不甚在意的关上手机,吃饱喝足后饭田十分主动的将盘碗洗了,艾维斯也收到了学校的听课通知。

  "接下来两天停课,你们收拾好东西我送你们回家吧"他扒扒头发。对于四个有些沉默的学生也没有什么办法,他也没有学习心理学还懂得开导学生的。不过作为英雄,走过这一道坎也是他们必经之路。应该问题不大吧。

  不负责任的想着,他带着几个学生去到车站,将他们分别送上了回家的电车后,才和爆豪胜己一同上了同一辆电车。

  早上七点多的电车,上班的人挺多的,所以有点儿挤,不过两个人上车的站并没有什么人,所以有位置可以做。

  大概发呆了一段路后,艾维斯听到爆豪胜己开口了。

  "你"他停顿了一下,"你可以教我格斗术吗"这句话在口中含了许久,始终说不出口,对绿谷出久示弱吗,像绿谷出久学习?这是他绝对说不出口的。可是usj一站他也看出了自己本身的缺点,太过依赖个性,近身战斗能力虽强,可是要是遇到欧尔麦特或者艾维斯这种本身身体的力量就强大的不行速度极快的人。很容易就被打乱节奏。

  脑袋里忽然晃过了艾维斯左手抵着桌面抻着脸颊看着他时的那个样子。

  "初次见面,我叫艾维斯"

  定下心来。"艾维斯,你可以教我格斗技吗"

  艾维斯呆呆看着爆豪胜己,似乎不太相信这是从小就自尊心极强的小伙伴!向【绿谷出久】学习,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需要我重复一遍吗,艾维斯,还有你那是什么白痴表情,能够教会我让后让我把你打败是你的荣幸好吗!"果然一看到艾维斯傻兮兮的表情爆豪胜己就忍不住暴怒起来,额头的青筋跳啊跳啊的。

  艾维斯听清楚他对自己的称呼后,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眶就湿润了。他忍不住趴在了爆豪胜己的肩膀上闷笑,可是泪水忍不住的就滑落下来。

  "当然可以,胜己"

  似乎察觉到了肩膀的湿意,爆豪胜己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复又软和了下来,他沉默的为艾维斯提供了一个肩膀,不在言语。

  没人懂他的感受,因为他曾经是绿谷出久,然后又不再是绿谷出久,所以曾经认识他的人们,可能总把他当成,绿谷出久的□□吧。

  艾维斯其实并不喜欢日本。在这里,在很多人眼里,他似乎就只是绿谷出久的克隆人一般,前几年来到日本,在养父的陪同下,那些日本警察的眼神让他非常厌恶。

  就连妈妈,有时候也会忍不住喊他出久,可是,他已经不是绿谷出久了,他也已经放弃了绿谷出久的身份,选择作为艾维斯而生活下去了。

  不能否定五岁前的存在,不能也不想拒绝母亲的爱意。所以即便是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