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逃出仙界 > 第422章 剑飞

逃出仙界 第422章 剑飞(1/2)

    看着乾山剑对自己似乎有些依赖,这让丁广觉得它像个小孩子。

    丁广开始理解它了,它自从拥有意识以来,就一直生活在极其恶劣的环境当中,多少年来,它一直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因此它变得十分胆小,环境的力量有时候就是可以这么强大。

    若不是自己及时解救了它,乾山剑恐怕顶不了太长时间了,而它在自己腹中的三年,也许是它过过的最舒心、最安心的日子,也难怪它依赖自己,是自己给了它“新生活”。

    他很是无奈,对于一把剑,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虽然顶着个“有飞剑”的名号,却偏偏不能“千里之外取敌人首级”,这跟没飞剑有什么区别?

    他拿着乾山剑看了又看,沉吟了一会,问道:“小剑,你不愿离开我去砍人,我不怪你,但你能带着我飞吗?”

    话音刚落,丁广就觉得一股巨大的拉扯力从手中传来,他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拖到在地,只一眨眼工夫,就被拖出了三百多米。

    丁广脸朝下在地上磨着,他刚开口想说话就有一团烂泥涌入嘴巴,他双眼圆睁,口中“呜呜”作响,双手死死抓住乾山剑的剑柄,也不敢松手。

    这该死的乾山剑,居然说走就走,也不看看它主人的狼狈样!他在心中咒骂不停,奋力仰起头,吐掉口中的烂泥,赶紧吩咐道:“停,停,停下!”

    丁广只觉得手中的拉力顿时一消,又在地上滑出七八米才堪堪停下,他触电似的站起来,刚要展开一番“国骂”,却突然感受到乾山剑传来的得意的情绪。

    这乾山剑非但没有觉得做错事,反而十分得意,丁广哑口无言,心想,跟一把不懂事的剑较什么劲?何况它确实做到了自己的要求,还真带自己飞了,只不过它在天上飞,自己在草上飞罢了。

    他一边把口中剩余的泥沙吐干净,一边赶紧摸了摸脸,他心里紧张,自己本来就长得够丑了,到这仙界来的头三年里,最遭罪的就是这张脸了,屡屡受伤破相,老天爷这是要破而后立吗?

    还好,这次脸上没有伤痕,到底是筑基修士了,肉身确实被强化了不少。

    他把乾山剑再次召回到手中,然后尽量温柔的对乾山剑说道:“小剑,你这么飞我受不了,我脸皮薄。你看看,你能不能把我托起来飞啊?”

    他的提议,说白了就是双脚踩着剑身飞行,他之所以有这个灵感,还是看到了“狗金丹”在莲池中被他的飞剑托起才避免了落入剧毒的池水中。

    乾山剑听到丁广话后毫不犹豫,它从丁广手中飞出,在他头顶略一盘旋,然后从背后激射过来,丁广刚要回头看,就觉得胯下一凉,丁广的心也跟着一凉。

    他先是觉得乾山剑把他往上一顶,待得他双脚离地,随即一人一剑就跟炮弹出膛似的飞了出去!

    丁广“骑”在乾山剑上只吓得眉清目秀,倒不光是因为速度太快,而是他担心命根子不保,他把双脚高高抬起,双手平举保持平衡,只留下一丁点屁股坐在乾山剑上,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丁广捂着嘴巴大喊道:“停,停,快停下!”

    乾山剑倒是听话,它猛然停在了空中,但丁广却因为惯性擦着剑身飞了出去!丁广做梦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他四肢在空中一顿乱划,然后在一声惨叫中轰然落地。

    又是脸着地,又是擦着地面滑出七八米,丁广躺在地上动也不动,他不住的呻吟,感觉全身骨头都断了。

    躺了好一会,他才感觉疼痛减弱了些,坐起身来,心有余悸的看了眼远处的乾山剑。

    他先是摸了摸裤裆,然后又摸摸脸,暗道侥幸,幸好他晋级了,不然他很可能成为仙界有史以来第一个被自己飞剑害死的主人。

    总算乾山剑还没笨到极点,丁广想想都后怕,若是它刚刚用剑刃托起自己的话……,那后果将不堪设想,冰仙子的幸福会彻底断送在它手上。

    丁广鼓足了勇气,再次把乾山剑召回到手里,这次他要开门见山了:“小剑,很明显,这么飞也不是办法,这会显得你比敌人还可怕,我们换种方式好吗?”

    他说完把乾山剑放在了地上,说道:“你先别动,听我说,一会我双脚会踩上来,我说走再走,没我的吩咐你可别乱动,这是第一点。”

    “第二,你别飞太高,我怕高,你飞这么高就行。”丁广说着把手抬了一下,大约是离地两米的样子,“还有,你别飞太快,特别刚开始的时候,等我适应了再慢慢加速好吗?”

    见乾山剑乖乖的躺在地上,丁广深吸一口气,带着满脸的悲怆与视死如归的心态踩上了剑身,乾山剑有两尺长,约60多厘米的样子,丁广虽胖,但也足够也站得住。

    丁广吩咐道:“起,你先把我托起,慢慢来,哎,对的。”他双腿弯曲,摆出一副随时要“跳崖”的姿势。乾山剑依言颤颤巍巍的把他抬了起来,也不知是丁广太重还是乾山剑太紧张。

    来到空中,丁广说道:“可以飞了,慢点!”乾山剑果然托着他慢慢往前飞,速度不会比他自己跑更快。

    稍稍适应了一下,然后他要乾山剑飞快点,随着速度的提高,丁广慢慢由一开始的担心害怕转变为兴奋惊喜,实在是这飞一般的感觉太爽了!

    若论舒适程度,他这踏剑飞行远比不上跟盛冰“双飞”,盛冰飞行时,她的周身有灵气罩,可以挡风,可以保暖,人在灵气罩里面显得从容不迫,适合长距离飞行。

    而踏剑飞行则不同,速度只要稍快一些,丁广脸上的七孔就被灌满了风,他都不敢张嘴,因为张开容易闭上难,好容易闭上了嘴,但嘴唇却被打开了,丁广呲着一口黄牙在风中沐浴。

    但这样飞行帅气啊!丁广仿佛有种滑雪般的快感,两边景物“嗖嗖”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