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桃运邪仙 > 章四百八十三,被抹掉的过去

桃运邪仙 章四百八十三,被抹掉的过去(1/2)

京都大学,湖心岛。

少女坐在雕刻室里,脸上挂着笑容,她的目光扫过里面的每一尊雕塑,似乎在回忆着什么,良久她突然有些失望的自言自语道:“只可惜,里面没有我的,他到现在都还没记起我吗?”

蓦然间,一个声音突然出现道:“你想要的话,我可以现在给你雕刻一尊,不过,在此之前,我想知道你到底是谁?”

话音刚落,一个少年突然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雕刻室内,少女没有惊讶,反而是脸上一喜,头也不回道:“即使雕刻的在栩栩如生,却终究是死物,所以,我不要你现在雕刻的,我要你用一辈子去雕刻,刻在你心底,那样你就能永远都记住我了,在也不会把我.......”

后面的半句话高兴没有继续下去,反而是突然沉默,转过身来,笑着道:“嘻嘻,你想问什么,尽管问吧。”

“你到底是高兴,还是风潇潇?”少年正是陆长生,而这个雕刻室,也正是当初他进入京大时租下的,那时候他以雕刻入道,不断的积累存思,可以是他此生最惬意的一段时光了。

对于这个问题,高兴似乎并不惊讶,而是笑着道:“风潇潇已经死了,我是高兴.....”

着,高兴突然一顿,全神贯注的看着陆长生,又继续道:“不过,如果你记起了我,那我就是风潇潇了,可如果你记不起我,那我就只能是高兴了。”

陆长生眉头一皱,尽管高兴这些话都带着笑意,但陆长生却突然感觉她话中透着一股悲凉,这种情绪他好像很熟悉,就像在哪里感受过,在他眼中,笑着的高兴,才是真正的高兴,他从没想过,这个天真烂漫的女孩,会有这种情绪出现。

“风潇潇是谁?”陆长生又问,这次他必须打破沙锅问到底,因为高兴身上藏着太多的秘密。

“风潇潇啊。”高兴突然转过头看向那些雕塑,最后停留在了一尊女子身上,这个女子活灵活现,几乎已经达到了雕塑水平中的极限,至少在这里是如此的,高兴突然扯开话题,道,“这是你根据你脑海中,你母亲的形象雕刻出来的吧?真美,不过,她本人比你雕刻的更美,而且这尊雕塑,少了一股生气,你的境界还太低了呢。”

“风潇潇是魔门至尊对吗?百年前,叱咤风云的人物。”陆长生一脸得意,他已经得知了一切,“你用不着在瞒下去,你和凌波一样,都是夺舍重生的,我已经知晓了,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会选择我。”

“选择你?”高兴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面露伤感道,“不是我选择你,是命运选择了你,你以为你知道了,可你什么都不知道,我很想告诉你一些东西,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比起你的敌人来,你还太弱了。”

“敌人?”陆长生彻底愣住了,除了人参谷的那些存在,还有鬼城天地里的兔子之外,他自诩在无敌人,他紧接着道,“在同辈而言,我已经无敌,即使还有能超越我的人,也都存在一些绝地中,不能出来。”

出这句话时,陆长生身上不由自主的透出一股气势,这是在他修行来,一直保持的气势。

然而,高兴却有些不屑,她摇了摇头,又了头,道:“你很无知,不过这气势到是不错,你的敌人不在这里,在遥远的星域,比起他来,你只是蝼蚁,不,应该,你连蝼蚁都算不上。”

陆长生脸色一变,他突然觉得自己看不透眼前的这个女孩,在几分钟前,他以为自己看透了,以为这个女孩是夺舍重生,她是百年前的魔门至尊,那个叱咤风云的人物。

如果真是这样,陆长生并不担心,以他现在的实力,足以傲视某些人物,在也没有人可以摆布他的命运,在无人可以残蹋的他尊严。

但是,当高兴目光中的不屑传达过来时,陆长生心底突然一沉,这种不屑并不是没有底气的蔑视,而是将人看透的深沉。

“你也来自外域吗?”沉默了很久,陆长生突然开口道。

“你记起来了吗?”高兴突然一喜,脸上露出笑容,看向陆长生,可紧接着她在陆长生目光里看到了失望,转而脸上的笑容又消失了,“哎,你还是没有记起来,我本以为在你堪破轮回时,可以在三生石上看到一些端倪,然而,我却失望了.......”

到这里时,高兴脸上一片灰色,露出了几分不甘,突然又变得伤感,这种伤感让陆长生心底为之一颤,似乎有些熟悉的东西在脑海深处被唤醒,可转而又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想,你的前世应该已经被人抹去了,没有人是没有前世的,你也不例外,你的敌人太狠了,几乎想要抹去你所有存在的痕迹。”高兴回过神来叹息一声,她突然看着陆长生,露出了一种极为怪异的色彩,最后深沉的了一句,“我还能在等你多久?”

陌生,这是一个极为陌生的表情,她虽然看着陆长生,但是她的眼神就好像看着另外一个人,在对另外一个人话。

陆长生自然不会去回答,而是沉默了许久,突然开口道:“我没有时间和你在这里猜谜,告诉我,我母亲是谁。”

“明月心啊。”高兴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这是个神奇的女人,甚至有时候连我都看不透她,她的身上有着一种与他人不同的执着,就像这混沌星上的人,很多都是无法揣度的。”

“那她不是来自外域对吗?”陆长生直接剔除了高兴的那些感慨切入主题的问道,他感觉在和高兴这么猜下去,道心都会乱了。

“当然,她生于这里,就像是你一样,也是生于这里。”高兴深深的看着陆长生,认真道,“赶紧变强吧,我感觉危机越来越近了,你只有一次机会,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将会万劫不复。”

“你的可是北斗的那些人?”陆长生神情凝重,突然想到了那个曾经来过地球,又逃走了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