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学网 > 女生小说 > 穿越血色浪漫 > 第三百三十二章:自驾游

穿越血色浪漫 第三百三十二章:自驾游(1/3)

这个侯经理还真没有瞎说,文物商店的仓库里真是堆满了好东西,远超过一般市级文物商店的规模。

  “你们这儿怎么这么多东西?”郑桐抑制住两眼放光,问侯经理。

  “历史原因,历史原因!”侯经理望着快要放不下的库房,五味杂陈,“当年全省收的旧东西全都堆到这儿来了,能不多吗?”

  “这不是好事儿吗?”郑桐奇怪道:“你这怎么还愁眉苦脸的?”

  “能不愁吗?”侯经理哭诉道:“本来放这些东西也就是占个地儿,但现在要求创汇,我这儿的压力可就大了!”

  “也是,外国友人谁没事儿跑保定来啊?”郑桐点点头。

  “今天你们能买我的东西那真是帮了我大忙了!”侯经理拍着胸脯道:“你们尽管挑,哪怕外汇券不够,用人民币付一部分也行!”

  “这里一共有多少件东西?”钟跃民肚子有点饿了,他直接开口问道。

  “登记在册有三万多件,还有一些零散的,估计有个百来件。”侯经理对自己的专职工作还是认真的,数据张口就来。

  “全包圆了,要多少钱?”

  ······

  过了半晌都没听见声音,钟跃民又问了一遍:“要多少钱?”

  “咳咳咳······我没听错吧,你们要把这些东西全买了?”侯经理这才回过神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郑桐、李奎勇等人都笑,“放心吧,我们的钱都是正经来路!”

  “哦,不是······”侯经理想要掩饰一下,却不知道说什么,因为这几个人给他带来的心里震撼实在是太强了。

  “放心吧,我们直接给你中国银行的支票,你拿着支票可以去银行换外汇券。”钟跃民道。

  “放心,放心!”侯经理这才松了一口气,钱经过银行就说的清楚了,“只是这么多东西,我们也没有统计过,一时也不知道开什么价好,一下子全卖光了,我也要跟领导请示一下。”

  “那样太费时间了,再说你们这儿有不少大路货,我们也不想要!”郑桐道:“你能做主卖多少东西?”

  “一半,不,三分之二,卖三分之二没问题!我能做主!”侯经理狠狠心道。

  郑桐看了一眼库房,“估摸着差不多,去掉清晚民国的,差不多还有个三分之二。来吧,你们清东西,开价吧!”

  “哎,你们几个快点,愣着干什么呢?赶紧干活!”侯经理冲着店里的职工吆喝道,“早点干完,我给你们申请奖金!”

  “好咧!”库房里几个人全都动了起来。

  ······

  “跃民,这么多东西怎么弄回去?”郑桐看着库房里忙忙碌碌的众人,有些发愁道。

  李奎勇道:“当然让他们想办法给我们送回去了,咱们买了这么多东西,他们还不附赠送货到家的服务?”

  “但这么多肯定要用火车皮拉,那肯定得让人押回去,你们谁去?”郑桐道。

  李奎勇连忙道:“那当然是你啊,你最懂这个,你不去谁去?”

  “我不行!”郑桐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从古至今押运的都是魁梧大汉,跟懂不懂古玩没关系,只要保证货物不被偷不被抢!我这小身板,这哪成?”

  “那我也不成啊,这才刚出BJ,我又回去,多累得慌啊!”

  两个人把目光投向赵栓柱,赵栓柱立刻态度坚决道:“我也不行,我要保卫赵大哥,一步都不能离开!这是我的任务!”

  “那怎么办?”郑桐犯了难。

  “几位别发愁!”侯经理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刚才我专门跟总店做了请示,总店听说咱们做了这么一大笔买卖,马上就帮咱们协调了铁道部门,而且还专门派了单位保卫处一个班来帮咱们押运!”

  “得,还是侯经理想的周到!”李奎勇笑道,接着又追问了一句:“不收钱吧?”

  “哈哈,您说笑了,不收钱,不收钱!”侯经理谄媚道:“我让他们把清点好的东西都扎了帐,您到时候按照对着账单收货,有一件不对,您把我的脑袋卸下来当球踢!”

  “这倒不用,到时候咱们不付钱就行了。”郑桐回答道。

  “啊?”侯经理吓得一哆嗦。

  “哈哈哈······侯经理别紧张,这小子和你开玩笑呢!”钟跃民笑道,“现在你能给我报个价儿出来了吗?”

  “这儿有好几件唐朝和宋朝的珍品,还有明朝······”

  “你就直接说多少钱?”钟跃民打断他。

  “两百万。”侯经理马上又跟了一句,“你们要是全部用外汇券的话,我们还可以打个八折!”

  “你这可有点黑吧?”郑桐冷笑道,“两百万外汇券都可以换差不多四百万人民币了,你就给我们打八折?”

  侯经理老脸一红,“这些外汇券都···都是要上缴的!我们店里就只能留一点儿!实在没办法再便宜了!”

  郑桐还想再怼他,钟跃民却直接道:“我这就开张汇票给你,你可以拿到银行去验真伪。”

  “我信得过您!”侯经理大喜过望。

  “别,你还是按照规矩办,出了事儿你当不起责任。”钟跃民道:“汇票一个星期之后到期,到期之后你就可以带着盖了华立公司公章的收货凭证,去中国银行BJ分行汇兑。”

  “唉唉!”侯经理小心翼翼地接过汇票,眼睛滴溜溜的盯着,仿佛怕眼前的单子不翼而飞一般。

  “郑桐,你在这儿盯着,我们先去吃饭。”钟跃民转身扶着赵栓柱就要走。

  “凭什么?”郑桐不爽道。

  “咱们几个人就你懂,你不看着谁看着?”钟跃民理由非常正当。

  “郑同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