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九龙拉棺 > 第三百三十章 婴灵谢韫

九龙拉棺 第三百三十章 婴灵谢韫(1/2)

    站在街头,望着疯道士飘然远去的身影,我心中感慨万千。

    虽然不知道疯道士的来历,可我并不打算追查他,因为我觉得他对我是没有任何恶意的,不然也不会把始麒麟初始这么重要的隐秘告诉我。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思索他留下的这句诗。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忽然有了灵感。

    “姽婳,我知道始麒麟在哪里了。”

    “在哪里?”

    “他站在街头说的这句话,说明始麒麟就在人间,隐藏在人族内部。”

    虽然知道了始麒麟藏匿在人间,可是人海茫茫,我们又去哪里去寻找呢?

    ……

    西域荒漠,灵异科地下基地。

    这里关押着无数作祟人间的阴灵邪祟,妖魔鬼怪。

    人族没有杀死它们,而是利用它们作为实验体,研发出各种针对异类生物的高科技武器。

    按照现代科学解释,所谓真炁、神念,其本质都是精神能量,人族研发的高科技武器就是从这点入手,以电磁辐射电波来代替精神能量,取得了惊人的实验效果。

    不仅对异类有效,其产生的能量冲击也可以重伤修行者的神魂,甚至可以破掉修行者的玄关。

    人族其实并不软弱,软弱的只是人心。所以,即便给他们研发出来战力堪比天尊的武器,也无法阻止人族气数的消亡。

    灵异科基地地下九层,拘灵密室。

    一个身材曼妙神情冷漠,身穿灵异科黑色紧身服,扎着马尾的妙龄少女孤身立于恶鬼环伺的密室中央,手中握着一把闪烁着寒光的长刀。

    在少女脚下放着一个香炉,香炉中烧着一支引魂香,随着少女匀称的呼吸,引魂香化为一条细线被她吸入腹中。

    密室内恶鬼无数,一只比一只狰狞丑陋,鬼气阴森犹如幽冥地狱。

    最先对少女发起攻击的是一只色欲鬼,色欲鬼最见不得女色,按捺不住淫邪之心,贪婪的盯着少女紧身服包裹的浑圆翘臀,悄悄的从背后接近。

    少女闭着眼睛吸食香气,仿若未觉。

    等到色欲鬼近身,试图伸出魔爪突袭的时候,少女身体突然一晃,一抹雪亮的刀光从她身后方扬起。

    色欲鬼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绝的哀鸣,就被刀光拦腰斩断,阴山破碎连神魂也一同冭灭,化为黑气消散。

    其余恶鬼被少女爆发的杀意惊醒,齐齐后退一步。杀掉色欲鬼后,少女再次闭上眼睛,同时收敛锋芒。

    不知过了多久,又有两只恶鬼经受不住引魂香的诱惑,从两侧朝少女发动攻击。

    一只吊死鬼,一只血糊鬼。

    吊死鬼手持一条血色麻绳,伸着血淋淋的舌头,满脸怨毒的盯着少女的脖子。

    血糊鬼则是提着一口浸透鲜血的包裹,鲜血不断的从包裹中低落在地板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吊死鬼和血糊鬼步伐一致,几乎是同时近身。

    血色麻绳套向少女的脖子,浸透鲜血的包裹也在同时砸向少女的脑袋。听得破空声响起,少女眼睛睁开再细细一眯,原地转身横扫一周。

    吊死鬼和血糊鬼的动作戛然而止,听得噗通噗通两声人头落地,随后阴身破败化为黑气消散……

    连杀三鬼后,再无恶鬼敢窥伺少女身前的引魂香。

    少女默默等了一会,待到引魂香燃尽,主动出击。黑暗密室,被刀光点亮。犹如电光交错,梨花盛开。

    等最后一只恶鬼伏诛,少女还刀入鞘,走出密室。

    门外有个年轻男人在等她,看到她出来说道:“谢韫,科长在会议室等你。”

    “谢谢你,我这就去。”少女点点头。

    年轻男人叫做李浩,灵异科科员。

    这少女叫做谢韫,正是当年死倒王芳留下的婴灵。

    现在正值白天,荒漠阳光浓烈。

    谢韫是婴灵得道,虽然阴身已经修炼到无惧阳光,对于阳光依然很敏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怎么,还是不耐阳光么?”李浩体贴的问道。

    “嗯。”谢韫轻轻的嗯了一声。

    “你不该生活在人间,若是在冥界,以你现在的战力最少也是一方鬼将。”李浩说道。

    “鬼将,很稀罕么。”

    谢韫眼中闪过一次迷惘,想起了在谢家见过的白发死神,魔道破军之将林姽婳。

    按照辈分,她应该喊她一声师娘。

    十年了,魔道始终没有动静,甚至连空冥山浩劫,野仙之乱,阴山之战,这三场以无数魔道弟子生死换来的功德都被世人遗忘,所有的功绩都被人仙两道抹杀。

    “诸神已经在人间显圣,魔道不会再出来了,只有躲在归墟中才有自保之力,你这一辈子恐怕也做不成魔道弟子了。”李浩说道。

    谢韫没有说话,低着头加快了脚步。

    类似的这种话她已经听过太多,每一次都充耳不闻。

    别人不相信魔道会重出,但是她相信魔道一定会有重出的那一天。

    走进会议室,发现里面已经坐着很多人。

    谢韫刚一进来,所有人都的目光都盯在她身上,看的令她很不自在。

    “科长,找我有什么事?”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