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九龙拉棺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寡人轩辕

九龙拉棺 第二百五十九章 寡人轩辕(1/2)

    谢流云说怀疑归墟就是它,这个它指的就是归墟,只是他不敢说出口。

    我被震惊的无以复加,百思不得其解,问道:“这么说,我们现在等于是在鱼肚子里面?”

    “不止是你我,整个洪荒世界可能都在它的肚子里面。”

    谢流云这句话刚一说出口,一道惊雷击穿树屋屋顶,直接打在他身上。

    消散多情的流云行走,一下子全身乌黑,身上四处冒烟,连带着整座树屋都起了烟火。

    毫无疑问,这次又惊动了相柳族人。

    “发生了什么事情?”柳芝茸问道。

    “他刚才做了人神共愤的事,被雷劈了。”我抱着再次进入昏迷状态的谢流云淡定无比的说道。

    “哦,我看是你做了坏事才对。”柳芝茸眼神暧昧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低头看了看被我抱在怀里的谢流云,才突然醒悟。谢流云衣冠不整的样子,要多受有多受,而我这已经是在相柳族人面前第二次抱他了。

    这令我忍不住想起了姽婳的那句话:一世英名毁于一旦。金族大军迟迟不公,谢流云养好伤之后就离开了盘蛇谷,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联系其他人道巅峰高手。归墟的顶阶战力虽然不高,但是综合战力并不比外面的道门势

    力差,排外心里强,一旦发生冲突肯定有人损折。

    谢流云挂念人道弟子,我也牵挂我们魔道的人。我们只有七个,一个都不能损折。

    只是柳芝茸允许谢流云去搬救兵召集人手,却不放我离开。

    “谢岚,柳芝茸说的没错,英雄之剑已经变成了诅咒之剑,你现在不适合露面。先留在这里等等情况再说吧,魔道的人我若有了消息就告诉他们你在这里。”

    “好,有劳了。”

    谢流云走后,我继续留在盘蛇谷。

    柳芝茸说随着我们这些外人的到来,归墟出世的消息很快就会流传开来。金族之所以按兵不动,很大的可能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件事。

    但是越是这样,金族越是不肯放弃揭秘归墟。

    “金族为什么一定要从你们这里得到归墟之谜呢?”我问道。

    “因为一个天道留下的传说,揭秘归墟的人,可以登上不周山顶成为归墟洪荒之主。”

    “他们就不担心会引发洪荒世界崩溃的后果么?”

    “他们当然不担心。”

    “为什么?”“因为他们压根就不知道归墟是什么,他们以为这里只是一个适合生存的位面世界,却压根不会想到这个世界本身是活的。而归墟之谜就是激活这个世界的关键所在,

    一旦世界苏醒,所有人的生死都在这个世界的一念之间。”

    在我们外面的世界,人类穷尽一切手段去不断的探索赖以生存的地球,甚至不惜在地球上留下无数伤痕,深大地下数千米。

    倘若地球也是和归墟一般,有朝一日从沉睡中醒来,那么人类会面对什么样的结果?但是地球若是死物,就不会担心会有不好的结果出现,他们只在意从探索地球中攫取了多少利益。归墟也是一样,如果揭秘归墟可以让他们成为归墟洪荒之主,那么

    金族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对了,英雄之剑为什么可以揭秘归墟?”我问道。

    “因为归墟是天道的因果,而英雄之剑是天道的剑。所以不论多少人来揭秘,最终的真相只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英雄之剑的主人。”

    “你为什么坚持认为揭秘归墟后,就一定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毁灭之灾呢?”

    “因为没有人可以取得归墟世界意志的认可,因为谁也无法满足它所提出的要求。”

    “什么要求?”

    “谢流云已经告诉你答案了。”

    我想了许久,才想明白归墟的要求是什么。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归墟的要求很简单,它想化鹏!

    “的确没有人可以满足它的要求。”想到这里我忍不住苦笑着说道。

    “所以,你现在最好就是带着英雄之剑离开归墟,永远不要再回来。”柳芝茸说道。

    “不,我不会离开,魔道不会放弃归墟。”

    “那就永远不要揭秘,也不要给人知道英雄之剑在你手里。”

    相柳族的生存现状充满危机,但是他们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生存状态。所以尽管金族埋伏在北冥山中虎视眈眈,他们依然能够照常生活,训练,繁衍子嗣。

    相柳族很开放,尤其是男女之间。

    有时候公然在外面野合,山间谷底,草丛里,树上,山石后面,不分白天黑夜。

    这让我很难接受,不知应该赞美他们为了繁殖做出的努力,还是应该传授他们礼法教他们文明修养。

    还好,柳芝茸身为圣女要保持纯洁之体,不然我都无法面对她了,因为那些相柳族的女子实在太过放荡,完全震惊了我的三观。

    盘蛇谷的空气都充满春情的味道,我在这里待的时间越久,体内的那种原始欲望越发变得难以控制,魔心不是道心,魔心本来就不禁止欲望。

    这种情况下,我越发想念蒹葭了。

    此生,唯有蒹葭让我知道男女之事的美妙。想到她就想起她那光滑的肌肤,想起她胸前的香软。

    ……

  -->>